不用花钱的黄页软件

以陈轩的修为,无法用神识探出“封神盒”一共祭炼了多少重天罡地煞禁制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个盒子绝对是祭炼了单轮圆满以上、也就是七十二重地煞三十六重天罡的法宝。

甚至有可能不止祭炼单轮圆满,而是双轮圆满以上。

所谓单轮、双轮,和天罡地煞一样都是祭炼法器的术语。

一件法器祭炼一百零八重禁制圆满之后成为十二阶顶级法器,如果这件法器自己能够诞生灵昧,那就能升阶为法宝级别。

而双轮自然是祭炼两遍一百零八重禁制圆满。

只有单轮禁制,必定属于法器级别。

超出单轮,不管第二轮祭炼多少重禁制,都算作法宝。

而双轮级别的法宝,其价值连合道真人级别都要为之疯抢。

可以说陈轩身上的诸多宝贝里面,封神盒的价值很可能比失去剑灵的轩辕剑、真武残图以及三皇之血都要高。

他是绝不可能把封神盒拿出去卖的。

不过他自己目前也使用不了,只能暂时收起来。

“幽火,去打水。”

浅粉色毛衣小仙女午后写真

陈轩收起所有东西之后,开始指挥幽火冥君魂魄主导的玄甲傀儡做事。

至于幽火,自然是陈轩给这具傀儡取的名字。

少典大帝送给他的这具傀儡,比普通傀儡要灵活得多,能听懂各种命令,指挥起来非常方便。

洞府里打了一口小井,井里生出的灵水比廖寻那个药园的井水灵力要浓郁一倍,陈轩命令幽火去打水后,他则走到洞府最深处的药田之上,进行布种之前的准备工作。

确认药田土质没什么问题后,陈轩种下从偃魂墨影宗灵草园里得到的种子,连带着把龙形药草也种下去,以免龙形药草丧失灵气。

菩提子放在陈思圳送的那个特制药盒,倒是不用担心灵气流失的问题。

种下所有种子后,陈轩便运转法诀将无上仙气转化为一滴滴灵液,滴在所有种子之上。

以《六极秘窍呼吸法》突破金丹,这门功法能挖掘出人体六大秘穴里的潜藏元气和肉身力量,所以陈轩踏入金丹期后比普通金丹期入门修士多出六倍力量,八成法力,其中四肢秘穴共激发四成法力,紫府、下身秘穴分别激发出两成。

别看多出八成法力貌似不是特别多,但山海界万古以来的修炼铁则,每个境界的修士拥有多少法力,基本上都是遵循天地法则而定。

也就是少典大帝这种绝世武修,才能创出超越天地法则的结丹功法,硬生生从六大秘穴里挖掘出八成隐藏元气。

试想两个修为相当、法器相当、回复丹药相当的修士斗法,其中一个修士多出八成法力,打消耗战谁胜谁负,一目了然。

而且《六极秘窍呼吸法》的“呼吸”二字,讲究的就是武修的法力回复速度。

陈轩不但比普通修士多出八成法力,回气速度更比普通修士快上三四倍。

因为他打通身上三穴加上六大秘穴,这么多穴位配合少典大帝创出的“呼吸法”,战斗时回气速度非常惊人。

现在陈轩的法力已经非常接近金丹期大成修士,回气速度甚至可以媲美金丹期圆满修士。

再加上他是战力超拔的武修,只要不是对上那些大宗的金丹期天才,基本上可以在金丹期修士里面横着走了。

法力暴增之后,陈轩以无上仙气转化灵液浇灌种子,不再是一天只能转化三滴,而是一天之内就可以把几十颗种子浇满。

到了傍晚时分,陈轩完成浇水工作,落日余晖通过洞府天然缺口照到药田之上,药田里的一颗颗种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根发芽。

陈轩并不担心这一幕会被青阳门修士通过洞府缺口看到,因为这处缺口是原来那位元婴期仙长特地开辟,给药田引入太阳光的,已经设置了遮掩视线的禁制,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到这个缺口。

那株龙形药草,陈轩也试探性的浇了一滴灵液。

本来有点担心会出现什么反效果,却没想到龙形药草吸收无上仙气转化的灵液之后,竟然还能继续生长!虽然表面没有长高长大,但药力的增加,陈轩却是能直接感受得到。

而且缠绕药草的一道道蓝色电弧变得更加粗硕,雷电威力增强了不少。

只是陈轩一身法力就要见底,就算回气速度很快,也不能无节制的转化灵液,所以他打算明天再给这株龙形药草浇水。

入夜之后,陈轩正准备修炼,却听到外面传来一个恬静的女子声音。

“陈轩,我可以进来看你吗?”

听到这个声音,陈轩先是一愣,随后嘴角勾起一丝苦笑。

他很快反应过来,迅速激发遮掩药田的禁制,然后走出去开门。

站在门口的,正是青阳门唯一的女仙长骆兰卿。

“骆仙长,请进。”

陈轩神色恭谨,把骆兰卿迎了进来。

进入洞府后,骆兰卿随意扫视洞府一眼,然后对陈轩露出一抹笑意“恭喜你呀,不但从幻雾雷泽中成功脱险,还突破了金丹期,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洞府,廖大哥他一定很为你高兴。”

“多谢骆仙长称赞,弟子只是侥幸逃生而已。”

陈轩言语非常谦虚,随即将氤氲紫烟暖玉取了出来,“要不是骆仙长这块暖玉为我守护心神,我万万不可能破除鬼雾幻境,如此贵重之物,弟子能用上一次,已是极大的福缘,现在物归原主,奉还骆仙长,以后骆仙长有什么事情要弟子帮忙,弟子能做到的,绝对会尽力帮仙长完成。”

骆兰卿看着陈轩手上的暖玉,不由微微一怔。

随即她又笑了起来“陈轩,你这人怎么一点风趣都没有呢?”

“风趣?”

陈轩内心咯噔一下,这个词原本是个好词,但由骆兰卿对他说出,含义就完不一样了。

一位宗门长辈,不应该和弟子这样说话。

“唔……我是说,你面对我的时候,太过拘谨了,放松一点不好么?”

骆兰卿收了下裙摆,坐在石椅上,却是一点也没有收回暖意的意思。

这下陈轩站也不是、坐也不是,内心只能期盼这位性情莫测的女仙长赶紧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