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a片高清视频

只见慕远在那几个白人男子身上摆弄了几下,他们彻底变成了“肉虫”。

四肢完失去了活动的能力,只能身体在地上蠕动。

这个画面感……超强!

“Rubbish!”慕远吐槽了一声。

随后他没有理会任何人,径直朝外面走去。

此刻,原本站在洗手间外的一些人听到枪声,都凑过来看热闹呢,见一个男子从容地从里面走出,不了解情况的他们迅速让开了道路。

而那些刚好在门口看到慕远动手的那些人,虽然知道这家伙开枪打伤了几个人,但却也不敢拦截!

没办法,刚刚慕远表现出的枪法和力量太吓人了,他们可不想步这些人的后尘。

虽说他们与那些被干倒在地上的人也不是一伙的,但谁知道这个暴躁的家伙是咋回事呢?必须得稳重。

别看慕远只是走,没有跑,但那速度却丝毫不慢,不过眨眼的功夫,转过一个墙脚,就消失不见了。

这时,终于有安保人员听到枪声赶了过来。

其实他们隔得也不远,就在报告厅周围。可谁让慕远动作太快,从开枪到离开,连一分钟都没用着……

空气感の少女

“发生了什么?”最先冲进来的那位安保人员大声问道,手里擎着手枪,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。

柳东立刻动了,上前两步:“先生,这几人意图对我们周院士不利,幸好有一位朋友把他们给处理了,否则……”

否则什么柳东没说,那安保人员却也能猜到。

只是,这地上躺着的五个人这么惨,怎么也不像是行凶者啊?

再说了,五个人要袭击一个人,还是在有心算无心之下,目标一点事都没有,而动手的给人撂倒了,这算咋回事?

这种事情,他们总不能相信柳东的一面之词不是?

可很快,他们信了。

因为他们发现,厕所被人给刨了。

尼玛,这啥爱好啊?

最里面那小隔间,地上老大一个坑,下面黑黢黢的,看不清楚。

用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——这是通到雨水通道了吧?

再一问别人,他们得知现在正躺地上哼哼的两个人之前就藏在这小隔间里,而且一出来就准备开枪射杀周院士。

这情况,就很清楚了。

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科学院里面几个安保人员能处理的了,立刻就有人报了警。

当然,重点是叫救护车!

若是再等会儿,警察还有没有审讯的机会都很难说了。

而这种情况下,丁教授要求科学院这边专门就周院士的安问题做专门的安排,科学院自然也无法拒绝。

其实在柳东等人看来,这种特殊安排是没必要的,有慕远在,什么魑魅魍魉都得现行,可丁教授不相信啊!

在这些搞科研的人眼中,其实很认死理的。

比如徒手的肯定干不过拿枪的,双拳难敌四手……

所以对于被柳东等人说的神乎其神的慕远,他其实也并不觉得有那么的神奇——嗯,倒是刚才那从厕所里走出来的外国佬挺牛逼啊!那力量、那身手、那枪法……

当所有人撤出现场后,厕所被警察给封了。

一方面需要提取痕迹,另一方面那硕大的一个坑也需要填了不是?

此时,一个带着一头天然卷的金发青年站在厕所外不远处,眼中带着一丝急切。

“怎么就被封了呢?”

“那东西……不会被发现吧?”

“应该不会,就算打扫卫生的,也不会把冲水马桶的盖子揭开……”

“希望不用等太久!”

他的猜测没错,确实没有等太长时间。

不到半天,警察就将警戒带给撤了。

在警戒带撤掉的那一刻,这青年像是腹泻快拉裤子上了一般,直接就冲了进去。

拉开最近的小隔间的门钻进去,不几秒钟,里面传出一声低沉的惊叫。

“朋友,拉裤子上了?”一个正在忙着收尾工作的警察笑着慰问了一句。

……

慕远从科学院这边离开,倒也没有走远。

他抬了抬手,看了一眼手中的那颗小蜡丸,嘴角忍不住泛起微笑。

如果这东西是普通人放那儿的,甚至其他国家的间谍放那儿的,慕远也可以假装没看见,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。

可现在嘛,他就毫不客气地将这东西据为己有了。

至于这东西到底是什么,有没有用,那……不重要。

当然,慕远还是有一些好奇心的,伸手一捏,那蜡丸直接就裂了。

地面的东西暴露出来,竟然是一块芯片。

慕远大学四年也学了不少东西,一眼便认出这玩意儿应该是一枚存储芯片,类似于U盘里用的那种。

说实话,慕远有点郁闷。

原本还以为捏碎了蜡丸后就能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呢,结果倒是知道装的是存储芯片,但这根本不是重点好不好?

“这里面是什么?”

要弄清楚这里面是什么,可不比捏蜡丸那么简单,得费些手脚,得找到与这芯片配套的接口设备,把它装进去,然后才能查看里面的数据。

这个事情对专业人士来说不难,但对慕远而言就有些头疼了。

毕竟……他没有工具。

“回头交给国安局?就说这次出差,顺手捡的?”

“嗯!这个借口不错。”

“呃……怎么能说是借口呢?本来就是顺手捡的。”

这样想着,慕远的心情就变得很愉快了。

顺手将那芯片放进自己的包里,慕远开始盘算另一件事情。

那些在洗手间准备埋伏周院士的人,已经被处理了。

可根据自己之前跟踪调查的结果,还有一队人在海上接应呢。

如果自己打算去罗马,就必须得将这些人一网打尽。

至于把这些人处理干净后还会不会有另一拨人对周院士下手?这想来是不会有的。

说到底,周院士只是一个搞科研的,又不是举世皆敌,这次有人针对他已经是很难得……呃,很罕见的事了,没道理还有另外的人继续针对他。

再说了,自己又没打算去太长时间。

从西西里到罗马,也耽搁不了多久。

当务之急是把海上那两个接应的人给料理了。

对别人而言,这个任务完成有难度,但对慕远来说却很简单,甚至不需要他亲自出马。

……

茫茫大海被昏暗的天空笼罩,像是要下雨的样子。

一艘冲锋舟停在海面上,远处隐约可以看到海岸线。

在冲锋舟上,仰躺着两个人,一男一女,都是西方人面孔。

“鲁斯,头儿他们怎么还没消息?”

“急什么?这些搞科研的,都没什么时间关键,真讲出兴致来,多说上一两个小时都是正常的。”

“那倒也是!”

这女的话音刚落,忽然感到自己身下的冲锋舟晃动了一下。

“什么情况?”这女的一下子坐了起来。

“有鱼吧!”那男的倒是很淡定。

要是在河里,他的这句话倒也没什么,可现在在海里,“鱼”无疑也是凶残的代名词——鲨鱼。

就他们小冲锋舟,在鲨鱼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。

这小船翻了后他们还能不能继续浪,呵呵,那就真得看鲨鱼的心情了。

这女的伸出脑袋往旁边的水面瞅了一眼,什么都没看见。

“不会是鲨鱼吧?”她嘀咕了一句。

那男的还是非常淡定:“你当鲨鱼是什么?哪儿都能遇到?我在西西里待过一段时间,就没听说这片海域有鲨鱼出没过。”

他话音刚落,冲锋舟再次晃动了一下。

这让这男士皱了皱眉头,他也感觉出来了,这种晃动有些不太对劲。

可他还没来得及做进一步的查看,身边的女士便发出了一声惊呼:“水!漏水了。”

这男士也一下子坐了起来,低头往屁股下来一看,然后他整张脸都绿了。

尼玛!这是漏水吗?一个漏字能形容?这明明就是船底通了……

冲锋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水里沉下去,船上二人彻底慌了神,这硕大的三角窟窿,连堵的可能都没有。

其实真正让他们慌神的不是冲锋舟破了,毕竟冲锋舟上还有两个救生圈。

可这冲锋舟损毁的过程,却是让他们恐惧。

很显然,这不太可能是鱼搞出来的。

可如果不是鱼,那会是什么呢?

人?好吧!最可怕的就是人。

只是让他们想不明白的是,他们两人都不是本地人,也不可能在这里结什么仇家,为何会有人招呼都不打,直接就把他们的船给弄沉呢?

这是要弄死他们的节奏啊!

先不管对方的动机如何,船都被对方给弄沉了,等他们落了水,还有活命的机会?

他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可海水还是不停地灌进来。

不到十秒钟,船舷就已经与海面齐平了!

然后……冲锋舟没入水中,他们二人也没有任何悬念掉进了水里。

好在在冲锋舟沉没的那一刻,他们各自取下了放在冲锋舟后面的救生圈。

那女士第一时间将救生圈套在了身上,而这男的则一头扎进了水里。

他很明白,这种情况下,怂是没有任何意义的,只有钻到水下,才能弄清楚敌人到底是什么人?亦或者是不是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