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人版快手下载破解版app

离林晓东不远处的一个平地上,站立着一队人马!刚刚被林晓东打伤的那只大雕从天而降,降落在前面。

“殿主,有人打伤了信雕!”

一个黑衣人上前查看过信雕之后,愤怒的道。

信雕听得懂人话,怒叫着点头。

“上善下水,你们两个带着信雕去调查,看看是什么人敢跟我们做对!”

当头一人,双眼如鹰,面部如钢铁一般,说话脸部竟然都不动一下。

此人浑身冒着一股子邪气,呼气间从嘴里不停冒出丝丝青气来,怪异无比。

“遵命!”

上善下水跳出来,衣服一翻,整个人变成白色。

他们身子一跃,遁入雪地之中,不见了踪影。

信雕再次起飞,在空中带路。

林晓东这边,这家伙猎杀上瘾了,继续在冰川密林中猎杀妖兽。

铁轨上的清纯天使

他注意力放在杀妖兽上面,浑然不知身后雪地里,有两双眼睛在盯着他。

这两人正是上善下水,他们见到林晓东实力太强,没胆子动手。

悄悄遁走了。

上善下水回到队伍中,从地地中跳出来。

“殿主,收获一个意外之喜!”

“打伤信雕那小子,是我们的仇人。”

上善下水一人一句,阴笑着道。

“谁?”

殿主吐出一口青烟,问道。

“林晓东!”

殿主瞳孔一收缩,沉声道:“你们确信?”

“几乎可以说百分百没错。

我们看过林晓东的画像,跟那小子长得一模一样!”

上善下水点头肯定的道。

“林晓东……”殿主握紧拳头,发出一道阴恻恻的笑声来。

“好小子,竟然跑这里来送死,那我就成你。

敢杀我们黑暗圣殿的人,没有一个有好下场!”

殿主脸上露出残忍的神色道。

“寻找宝藏对我们来说更重要,本来打算让那小子多活几日,等找到宝藏再回去除掉他。

结果没想到,那小子也想来寻宝藏,倒是让我们省事了。”

“天神,夜七的仇,我们是时候报了。”

“那小子实力怎么样?

能杀天神和夜七,应该不会差吧。”

跟着殿主身后的人,气愤的道。

“那小子在猎杀妖兽,展现出实力来,起码是个金丹期十层修士,如果他还隐藏着实力的话,那他的真实实力,很可能达到了元婴期!”

上善很严肃的禀报道。

这小子挺有眼力,基本说对了。

“元婴期又能怎么样,有殿主在,他就算元婴期巅峰也得死在这里。”

“难怪天神和夜七栽了,原来遇到厉害的角色了。”

“希望殿主把那小子练成傀儡人,我每天都要抽他一顿。”

黑暗殿这次来了不少人,几乎可以说组织高手都来了,上百个人中,多达十个元婴期修士。

这可是一股很恐怖的势力,看来他们对宝藏势在必得!“殿主,请下命令,我现在就去杀掉那小子!”

马上跳出一个元婴期长老出来,请命道。

“暂时让他多活几天,办正事要紧!”

殿主倒是很冷静,并不急着杀林晓东。

林晓东杀了十几只妖兽之后,就离开冰川密林了,里面太危险,他怕被妖兽围攻!收获不小,林晓东很愿意,起程回驿站休息。

第二天早上,林晓东他们再次出发。

前往下一个驿站。

那是一个离死亡之谷更近的驿站,去那里住下,才能更快的前往死亡之谷。

路上多了一些同行伙伴,这些人都是冒险者,也要前往第二个驿站。

安生跟这些人都很熟,特意请这些冒险者带上他们四个。

“他们想去绝境驿站干什么?”

冒险者首领打量一下林晓东三人,冷笑着问向安生。

“去……去体验生活。

看看雪景!”

安生干笑两声,决定还是不把林晓东想去死亡之谷的事实说出来,免得会换来嘲笑。

可就算不说出来,也被嘲笑了。

冒险者们笑得前倾后仰,感觉听到世上最好好的笑话。

“这位林公子,你确定要去绝境驿站看雪景?”

首领玩味的问道。

“没错。

听说那里的雪景世间最美,不去心有不甘。”

林晓东淡淡一笑道。

“不知天高地厚,为了风雅,连命都不想要了吗?”

“就你们这身子骨,我怕你们还没到绝境驿站,在半路上就冻死了。”

“一路上还会有妖兽袭击,你们有能力自保吗?”

冒险者们围上来,嘲讽着问道。

“不劳各位操心,我们准备得有符咒,能抵御风寒。

至于妖兽袭击,有你们在,我相信我们的安一定能没问题。”

林晓东手掌一翻,递上一张灵票到首领面前。

“如果我们能平安到达绝境驿站,我还会再付一万灵石。”

林晓东出手真是大方,随手就是一万灵石甩出去。

冒险者们双眼发光,立马对林晓东尊重起来。

“林公子放心,有我们在,你们的安绝对没问题。”

首领哈哈一笑,把灵票一把夺走了。

按理来讲,财不外露。

林晓东这可是犯了大忌。

不过无所谓了,这些冒险者如果想谋财害命,他们一定会后悔。

有钱好办事,收了钱之后,冒险者团队给林晓东四个安排了一辆雪狼车!这是由数十只壮大的雪狼在拉的厢车,跟马车差不多。

但马无法在这种环境下生存,雪狼就不一样了。

坐上雪狼车,一行人就出发了。

林晓东没坐在马车里,他跟冒险者一样,骑着雪狼前行。

一路顶着风雪,行走得极为艰难。

“安兄,这是要下雨了吗?”

林晓东从风中感觉到,这风里有着很重的水气,仿佛一场暴风雨就将来临。

“你说什么?

要下雨?

哈哈……”“能下雨就好了,我们就是第一批见证冰原上下雨的幸运人。”

“到时候,林公子雪景雨景一起赏,妙哉!”

听了林晓东的话,冒险者们都笑出声来。

安生尴尬一笑,赶紧对林晓东道:“别胡说。

冰原之上,怎么可能会下水,最多也就下雨罢了!”

没常识真可怕,不管是冒险者,还是安生,都觉得林晓东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。